新浪微博 騰訊微博收藏本站|常見問答|聯系紅四方|網站地圖?您好!歡迎訪問中鹽安徽紅四方肥業股份有限公司官方網站!

咨詢熱線15155967017

熱門關鍵詞:控失復合肥定制穩定肥品牌復合肥復合肥代理控失型復合肥

控失型復合肥
當前位置:首頁 » 紅四方資訊中心 » 媒體報道 » 火山口的競賽:老國企艱難求生路(上)

火山口的競賽:老國企艱難求生路(上)

文章出處:責任編輯:查看手機網址
掃一掃!火山口的競賽:老國企艱難求生路(上)掃一掃!
人氣:-發表時間:2015-01-16 13:52【

本文出自農資市場網《銷售與市場》  作者:趙丹

紅四方品牌復合肥

截至今年二月,方立貴在合肥國有化工企業擔任主要負責人已經有十八個年頭了。  期間,哪個企業經營困難或開不了工資,方立貴就臨危受命去那個企業任職。從上個世紀九十年代開始,合肥市化工局下轄的幾個國有老化工企業,在經濟轉型的過程中相續陷入了絕境??擅慨敺搅①F接手上任后,這些企業都奇跡般地發生了變化,有的當月扭虧為盈,有的在三個月或半年內扭虧為盈,*長的也在當年走出了困境。  是什么讓坐在火山口的老國企能散發出新魅力?為什么在方立貴的帶領下就能實現老國企的翻天逆轉呢?帶著這些迫切的問題,我們采訪了中鹽安徽紅四方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方立貴。  

艱難的履新  站在衰退的起點上  

記者:是在什么情況下,您開始擔任合肥國有化工企業主要負責人的?當時的艱難難在哪里?  

方立貴:2008年6月,組織上決定,由我兼任合肥所有老化工企業的負責人。然而,新的困難和問題出現了:隨著城市經濟的發展,這些地方國企都面臨著搬遷和退城進園的艱巨任務,更為棘手的是,在接任半年不到的時間里,國際上出現了世界性的金融危機,國內經濟也出現了結構性過剩的嚴峻形勢。  地方政府給我們下了*后通牒:要么將這些企業在限期內搬遷出城,要么將這些企業在限期內關閉破產!這是一場與時間的賽跑,我和我的伙伴們臨危不懼,精誠團結,多管齊下,背水一戰!我們一方面制訂企業改革改制方案,一方面穩定生產經營形勢;一方面制訂企業的搬遷重組方案,一方面尋找戰略合作伙伴;一方面確定新區項目規劃,一方面爭取政府的政策支持……  五年過去了,在當地政府的領導和支持下,我們制訂的改革措施全部得到了落實,加上離退休職工在內的一萬多名職工得到了妥善安置;市區的三個五十多年的老化工企業相繼實現了平穩關停,沒有出現過一起上訪堵路事件;五家化工企業的資產成功實現了整合,并使整合后的新公司——“紅四方”,華麗轉身加入央企的行列;成功實施了新區的項目規劃和建設,實現了產業升級、技術升級和規模升級,一個投資過百億元的低碳、集約、生態、和諧的新企業矗立在世人面前;在外部市場持續疲軟、每年新增就業崗位、職工收入水平穩步增長的前提下,“紅四方”連年在中鹽總公司化工系統保持良好的經營業績。  

記者 :上世紀與你一道擔任地方國企負責人的人都在哪里?  

方立貴: (默)  

記者:很多人都說,同一階段的其他行業國企的轉型都不很成功,一些同階段的領導人也都可能都已經輝煌不再。在合肥,一個行業能夠完整地保存下來,并有所發展的——只有“紅四方”。奧妙何在?  

方立貴: 是的,我也聽人這樣講過。相較于同期的其他國企,“候鳥”式的企業如輕工、紡織、機械、建材、橡膠等行業成片倒閉,技術和資金密集型的企業如鋼鐵、化工等行業打起了消耗戰。在合肥,只有紅四方及肥料一個行業能夠完整地保存下來,并有所發展。若說秘訣何在,我想應該是在于“純粹”二字上。  

成功源于“純粹”  老國企的自我革命  

記者:勝在純粹!方總,您能談談這個“純粹”怎么講嗎?  

方立貴: 我從學校畢業分配進企業工作,先后當過工人、宣傳干事、團委副書記、紀檢副書記、政治處主任、廠長助理、副廠長等職務。期間感觸*多的是,變革時期的國企經營困難,有外部市場的原因,更有自身管理上的問題。三分天災,七分人禍。  每到一個新企業的首次見面會上,我都要說這么幾句話:搞好一個企業需要大家的共同努力,搞垮一個企業領導班子幾個人就夠了,甚至于只要我一人就夠了;我沒有什么本領,也沒有錦囊妙計,但我能保證我的親屬不與企業做業務,也要求領導班子其他成員做到這一條;企業很困難,我也沒有帶一分錢上任,但我們會發現,從今天起,這個企業會有花不完的錢,做不完的事情;我上任沒有任何思想負擔,即便搞不好這個企業,也沒有什么大不了的,因為有太多的人趁火打劫,把國企的錢搞到自己腰包里去了,我搞不好——頂多是個能力問題!  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期,我到*個企業任職時,為了籌措生產裝置大修資金,我與班子成員和全廠職工一樣,連續三個月不拿工資;上世紀九十年代后期,我到第二個企業任職推動減員增效時,為了感化職工減少阻力,我只能讓自己的老婆和親屬首先下崗;新世紀之初,我到第三個企業任職時,為了嚴明廠紀,同時又為了防止矛盾激化,我對個別特殊困難的違紀人員,采取公開處理、背地補償的辦法,對于他們的違紀罰款,全部由辦公室從我本人的工資中給予補償;十多年前,我到當地一家*大的化工企業任職時,全公司近萬人沒有參加工傷保險和醫療保險,有近十年的醫藥費沒有報銷,全公司沒有一條道路有路燈且路面坎坷不平,數百戶職工的房屋漏水或陽臺損壞……我在大會上表示,我們暫時沒有能力讓職工住上新房,但我們一定有能力讓大家住上不漏雨的房子!沒有錢,即便把我乘坐的小轎車賣掉,也要把大家的房子修好、醫藥費報掉……  

試水自救之路  4000萬集資款步步驚心  

記者:真是到了這么山窮水盡的地步了么?那在那樣的情況下,資金問題怎么解決?  

方立貴:在當時,如何化解這些企業的資金緊張問題的確成了首要的問題。上世紀九十年代,在一片“叫賣”和“叫退”聲中,地方國企像潮水般退去,幸存的也成了“娘不親爹不愛”的孩子。政府不可能拿錢給企業,銀行不可能青睞地方國企,這些企業一般都是人多、債多、包袱重,*的辦法就是依靠職工的力量,進行生產自救。  

記者:生產自救?那企業的員工配合嗎?  

方立貴 :2003年9月下旬,我在當地一家*大的化工企業任職時提議,在完全自愿的前提下,號召進行“生產自救、集資辦廠”,三天的時間里職工自愿交納集資款近4000萬元。有些職工把全部的家當都送來了,有些七八十歲的老職工把養老的錢都送來了,有的老工人看到人多忙不過來,高喊著不要公司蓋章,只要蓋我的私章就行了!當地政府主管部門領導打來電話,指出這是違法至少是違規行徑,要求我立即退款。我說,退?我是不會退的,因為政府不救企業,銀行不愿為困難企業貸款,“生產自救”是*的辦法。我說,我愿意為此而承擔全部的責任!  

記者:這需要很大的魄力呀!  

方立貴:實際上,我接手的每一個企業的起死回生,都是集體的智慧和老百姓的力量救起來的。2008年元月,我所在的幾個企業,作為合肥*后一批改革改制的國企,其改革方案都是一次性通過職代會的表決,其中人數*多的本身就是幾個企業合并在一起的那個*大的國企,全票通過了改制方案,創造了上世紀以來,當地國企改革的奇跡。  2009年年初,我所在的幾個企業遭遇了國內外金融危機的嚴酷洗禮,每月虧損額在5000萬元左右,企業重組加入央企的形勢很不明朗,我們在廣泛宣傳的基礎上,全部職工不分職務高低、男女老幼,一律將月工資降至1380元,之后又在當地政府的支持下,四個企業近萬名職工全部進入市失業保險管理中心。自2010年加入央企,成立紅四方公司,實施新區項目建設以來,數百名工程技術人員和上千名參戰、參訓人員,夜以繼日地奮戰在設計、施工、招投標、采購、培訓*線;每年數百項招投標業務、幾個企業整合重組審計審查,沒有一筆說不清的賬,也沒有一名管理人員和業務人員倒下;廣大中層以上管理人員,身先士卒,頑強努力,十多年如一日,從來沒有年休假和雙休日,也沒有加班工資,日夜奮戰在生產經營的*線。  讓我難以忘懷的是,有一年,省司法部門找我了解有關企業重組情況時,我正好出差在外,企業分管領導和職能部門負責人紛紛挺身而出,站出來替我承擔責任……一名退休返聘的老職工,去年底為了調試一臺機器,連續三天兩夜守候在設備廠家的試驗臺旁,等不到結果,不愿去休息;讓我感動的還有,許多部門的負責人為了完成手頭的工作夜不能寐,有的甚至熬掉了頭發、熬白了頭發,有的為采購企業的緊俏原料和物資喝酒喝壞了身體,甚至有人為了工作而失去了與父親、母親見*后一面的機會……更讓人難以置信的是,偶爾有退休老職工到政府部門上訪,他們不是去告企業的狀,而是在政府部門表揚我們……(未完后續接下期) 

更多資訊信息請關注紅四方復合肥官方網站或撥打熱線400-8089515!

免费高清特级毛片A片,攵女乱h边做边打电话,男团共享物by不必南下笔趣阁